媒體報道

陜西日報:由“黑”變“綠” 變“廢”為“寶”

作者:汪曼莉 鄔正鵬 衛慶華     時間: 2018-12-04     點擊:6498次    分享到:




由“黑”變“綠” 變“廢”為“寶”

——黃陵礦業有限公司一號煤礦環境治理見聞

 

本報記者 汪曼莉 見習記者 鄔正鵬 通訊員 衛慶華


煤礦原來也可以這么干凈、這么漂亮!

1121日,黃陵縣店頭鎮沮水河畔的黃陵礦業有限公司一號煤礦(以下簡稱一號煤礦)廠區,沒有粉塵黑煙,沒有裸露煤炭,所到之處干凈明亮,云杉、側柏等綠植遍布,郁郁蔥蔥,與冬季渭北高原的枯黃色調形成鮮明對比。

“我們堅持把‘清潔、綠色、低碳’的環保理念貫穿于煤炭開采、加工、利用、轉化等各個方面,走出了一條‘產煤不見煤、采面不見人、廢物全利用、廢水零排放、生態全修復’的低碳運行路子。”一號煤礦礦長馬玉軍說。

智能化開采低碳高效

在一號煤礦辦公樓內的調度指揮中心的電子屏幕上,電廠、洗煤車間的畫面以及實時生產進度的各種數據清晰可見、一目了然。隨著采煤工人嚴厚水按下“智能化工作面地面監控中心”啟動按鈕,工作面采煤運煤設備依次自動開啟,遠在17千米以外的礦井中,機器運轉和井下工人現場巡視的畫面一清二楚,采煤運煤設備啟動和生產的畫面也在屏幕上實時顯現,智能化程度可見一斑。

“這就是我們說的‘產煤不見煤、采面不見人’。”馬玉軍介紹說,智能化工作面地面監控中心是“1.4米至2.2米煤層國產裝備采場無人化技術”的一個具體體現,該技術于20144月試驗成功,實現了智能化無人開采。整個采煤過程簡單、安全、高效。與傳統開采方式相比,智能化無人開采技術減輕了礦工的體力勞動強度,把礦工從艱苦危險的環境中解放出來,同時可減少勞動力63.2%,每年節約人工成本在800萬元以上。

不僅僅是高效,該技術在較薄煤層開采領域還能大顯身手。據馬玉軍介紹,較薄煤層一直是國內煤炭開采行業的薄弱領域。2013年,黃陵礦業有限公司投入6000多萬元資金與科研院所合作,研發出智能化無人開采技術,一舉打破了國外企業在煤礦智能化開采方面的技術壟斷。

“有了這項技術就能對過去的較薄煤層進行回采,相當于在‘夾縫里淘金、骨縫里剔肉’,大大提高了回采率。截至2017年年底,一號煤礦累計回采煤炭1200萬噸,資源回采率達98%,高于國家規定標準。”馬玉軍說,在運用該技術的同時,一號煤礦大規模淘汰高能耗、高污染的生產設備,引進了一大批低能耗、低污染的智能化生產設備,洗煤系統實現了閉路循環,徹底消除了地面儲煤的污染,保持礦區干凈整潔。

  “廢物”利用增效益

1121日上午,在一號煤礦污水處理廠,洗過煤后的黑色水體正源源不斷流入沉淀池,經過一番凈化處理,在出水口,記者見到了正在排放的廢水,水質清澈,無色無味。COD(化學需氧量)全自動在線分析儀數據顯示,排放的廢水化學需氧量僅4.2毫克每升,大大優于國家采煤廢水污染物排放限值50毫克每升。

一號煤礦污水處理廠運行班班長常全喜表示,目前處理過的廢水,10%用于廠區綠化和地面灑水降溫降塵;70%進行深度處理,用于發電廠補充用水;剩余部分輸送至洗煤廠用于洗煤,洗煤水全部閉路循環反復利用,實現了洗煤廢水零排放,廢水合理有效利用。

廢水實現循環利用達到零排放,只是一號煤礦“吃干榨凈”的一部分。“一號煤礦采煤產生的各種廢棄物都有用武之地。”一號煤礦副礦長王愛軍介紹說。

據介紹,采煤、洗煤過程中排放的固體廢物——煤矸石和煤泥,煤炭含量少、燃料熱值低,以往都是作為工業固體廢物露天堆放。黃陵礦業有限公司每年的煤矸石和煤泥產生量在數十萬噸左右,這種露天堆放的方式不僅占用土地,所含的硫化物浸出后會污染大氣、農田和水體。2008年,黃陵礦業有限公司建成了煤矸石熱電廠,每年消耗煤矸石、煤泥等燃料100萬噸,年發電量2億千瓦時。

與此同時,作為燃煤電廠排出的廢物——粉煤灰也得到高效利用。2008年,黃陵礦業有限公司自建粉煤灰磚廠,利用發電產生的余熱和粉煤灰制磚,每年消耗粉煤灰和爐渣27萬噸,生產免燒磚1億塊,節約土地資源6萬多平方米,也大大減少了固體廢物的排放。

黃陵煤礦是高含量瓦斯礦井,以往煤礦井下瓦斯都是直接排放掉,污染大氣環境。如今在黃陵礦業有限公司,瓦斯已被作為清潔能源用于發電。截至目前,累計發電2.2萬千瓦時,減排二氧化碳約60萬噸。

“可以說我們礦區已經實現了煤炭資源的‘吃干榨凈’,資源得到了最充分、最潔凈的利用,最大限度地保護了生態環境。”王愛軍說。

 生態修復促和諧

1121日下午,黃陵縣橋山街道辦事處南河寨社區,60歲的居民馬中德正在小區內的健身器材上鍛煉身體。

“社區居民大部分是從原來的南河寨村搬過來的。我們村以前是在礦區,煤礦開采導致房屋開裂,莊稼地也裂出五六十厘米寬的縫隙,土壤保不住水,種啥都沒收成。現在好了,我們不花一分錢就搬遷住進了200多平方米帶前廳后院的新居,環境比以前好多了。地通過治理變好了,種上果樹,年收入有十來萬元。”談起煤礦開采治理給自己生活帶來的變化,馬中德感慨萬千。

煤礦開采后伴隨采空造成的耕地塌陷、裂縫等不可避免。原南河寨村位于一號煤礦開采區,開采導致的裂縫是原南河寨村村民心中的一道“傷疤”。2010年,一號煤礦投資上億元,與黃陵縣政府共同建設了南河寨社區,社區內籃球場、路燈、公廁、太陽能熱水器等設施一應俱全。同時,一號煤礦實施塌陷區平整復耕、覆土還田治理,有效遏制了耕地水土流失。如今,一號煤礦累計治理耕地86萬平方米,全部達到了基本農田標準。

被認為是傷疤的還有一處:位于黃陵縣店頭鎮魯寺村的矸石廢渣填埋場。這里堆放著約230萬噸矸石廢渣。然而在填埋場,記者并沒有看到矸石廢渣,只有一個個覆蓋著綠網的黃土坡。據王愛軍介紹,這是剛剛治理過的面貌。今年黃陵礦業有限公司投入了2900萬元,實施了矸石山地質環境恢復治理工程。

“經過覆土,這里的‘底色’已經由黑變黃,不久將全部由黃變綠,我們已經種上了香根草,明年春天就會長出來,到時整個矸石山將大變樣,呈現出一幅山清水秀、鳥語花香、和諧共生的優美畫卷。”王愛軍憧憬道。

上一篇:中國煤炭報:陜煤集團完成入渝保供任務 下一篇:重慶日報:長江中上游(重慶)動力煤價格指...
比分球探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