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擷英

梅方義 散文——《咥一碗羊肉泡饃》

作者:梅方義     時間: 2018-12-05     點擊:11752次    分享到:

咥一碗羊肉泡饃


我二十二歲那年到陜西,經常聽朋友說有一種叫羊肉泡饃的小吃,聽得多了,就想去嘗嘗,去了西安老劉家羊肉泡饃館,只見店堂里擠滿了食客,一張張小方桌上擺放著一碗碗熱氣騰騰的羊肉泡饃,每只碗的旁邊還放了兩個小吃碟,一碟是金黃的糖蒜,一碟是鮮紅的辣椒醬,每個人都吃的津津有味。我也要了一碗,吃著感覺一般,說不上好吃,但也能吃個大半飽。在陜西的時間長了,接觸的多了,就開始喜歡上羊肉泡饃。就好比喝西鳳酒,剛開始不習慣,但歷久彌香。

我查了查羊肉泡饃的來歷,發現羊肉泡饃和陜西的秦腔一樣源遠流長。羊肉泡饃來源于戰國時代,那時候秦兵出去打仗,總要帶上一大串烙餅,趕上一群羊,到一個地方,支起一口鍋,殺上幾只羊,開始煮羊肉,士兵們將餅掰碎放在頭盔里,待羊肉煮熟,盛上一碗羊肉湯,將餅一泡,連湯帶饃就可飽餐一頓。這樣的后勤保障省卻了很多運輸上的麻煩。那時候是全民皆兵,男子15歲至60歲都要服兵役,士兵們回家后都很想念軍中的美食,就照樣去做,久而久之,羊肉泡饃就成為流行陜西的美食。為什么盛羊肉泡饃的碗那么大,其實是從頭盔演變而來的。

吃羊肉泡饃是有講究的,有朋友來了,我就帶他去西安東門外的老孫家牛羊肉泡饃館吃上一頓,我告訴我的朋友,吃泡饃之前一定不能吃別的食物,更不能飲酒,否則,便不能充分體味泡饃的香味,吃泡饃先要把饃掰碎,象黃豆粒大小最好,掰好后送給廚師煮饃,廚師一見,饃掰的又勻又細,知道是個吃貨,就用心煮,煮出來的泡饃色、香、味俱佳。端上來的泡饃應是泡饃墊底,粉絲覆成網形,佐以蔥花、香菜、牛羊肉擺成魚形在最上面,肉香湯濃,肥而不膩。吃上幾口泡饃,加上一瓣糖蒜,肉香、饃香、蒜香同時作用你的味蕾,讓人陶醉在這香味之中。如果你喜歡吃辣椒,再加上一勺鮮紅的辣椒醬,香味和辣味交織在一起,便會充分激發你的食欲,促使你將這一大碗泡饃一氣吃完。

不僅有羊肉泡饃,還在牛肉泡、豬肉泡、豆腐泡等,還有一種叫葫蘆頭的,是豬大腸泡饃,各有各的風味。不帶湯的叫干泡,湯少的叫口湯,湯多的叫水圍城,湯饃分離的叫水盆。來陜西快三十年了,和羊肉泡饃結下了不解之緣,幾天不吃,便覺得不爽,咥一大碗羊肉泡饃,那才叫過癮。有時走到外地也想吃,但都不如意,有一次去哈爾濱,去了一家陜西泡饃館,饃涼、湯淡、肉不香,吃著很不爽。前幾年去了美國紐約,聽導游說住地附近有一家陜西羊肉泡饃館,但味道不正宗,就沒有去。魚兒離不開水,瓜兒離不開秧,吃羊肉泡饃還是在陜西,在關中,在西安,因為喜歡、熟悉、消費它的人都在這兒。

(集團機關  梅方義)


上一篇:《梅花》雜志征稿啟事 下一篇:高建萍 散文——《貨郎》
比分球探网